■文|余少镭

红孩儿是牛魔王和铁扇公主所生的小妖,人设自带魔性,又有本事,想吃唐僧肉,也是尽妖怪的本分——猪八戒在云栈洞时就对观音说过:“在此日久年深,没有个赡身的勾当,只是依本等吃人度日。”

红孩儿也真有本事,牛鼻轰轰,一捶就出火,把牛逼哄哄的孙猴子都烧哭了。

不幸的是,他遇到了神通广大且喜欢虐童的观音,注定只有被虐的份。

第四十二回,孙猴子被红孩儿烧哭之后,灰溜溜跑到南海搬救兵。

本来,观音收个小屁孩,跟如来收孙猴子一样,易如反掌,但是,不虐一下,怎么让你服服帖帖?

且看,他利用小孩贪玩的心理,丢下莲台给红孩儿坐。红孩儿上当之后,观音“将杨柳枝往下指定,叫一声退,只见那莲台花彩俱无,祥光尽散,原来那妖王坐在刀尖之上。”

可以想象,红孩儿那吹弹得破的肌肤、藕般的腿肉,被刀尖穿刺得鲜血淋漓的场景,有多么的重口味,好这一口的,又会觉得多么的爽。

可观音还不过瘾,即命木叉:“使降妖杵,把刀柄儿打打去来”。那木叉按下云头,将降魔杵如筑墙一般,筑了有千百余下。那妖精,穿通两腿刀尖出,血流成汪皮肉开。

出门自驾七色祥云的观世音,虐童力度,当然比只有三色的某幼儿园要狠几倍。

红孩儿有错吗?

最多是顽劣,哪个小孩不顽劣。

想吃唐僧肉罪过很大吗?

先别说,吃了唐僧肉能长生不老本来就是西天故意放出的阴谋,之前沙和尚也想吃唐僧肉,还吃过九个取经人,观音给他摩顶受戒之后让他在流沙河等唐僧,他继续吃人,一见到唐僧就想抓来吃,观音又对他怎么样吗?

不但没有,还给了他最舒服的职位,让他给唐僧当运输大队长。

非要说有点区别,就是沙和尚是成年人,知道佛家的厉害,一见到代表观音的木叉就乖乖不敢动。

而红孩儿初生牛犊不怕佛,见到观音本尊举枪就刺,如此冒犯南海权威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最关键的,红孩儿父母虽然有本事,毕竟是草根妖怪,虐你又怎样。

作为父母,虽然从来不敢跟天庭对抗,但自己孩子受如此虐待,焉能不暴怒?

所以,后来牛魔王一家(包括他弟如意真仙)的表现,是完全能得到同情和理解的。

可惜,你神通再大,又能如何,一家子最后都被控制,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。

红孩儿这一回,最讽刺的就是回目 “观音慈善缚红孩”——我们理解的慈善,难道不应该是用温柔、慈悲、博爱去感化吗?

如此虐童都叫慈善,也难怪那些幼儿园老师嘴里总是一句:“这都是为了小朋友好。”

如果说,红孩儿被虐,毕竟是观音收妖,虽做得有点过分,还在可理解的范围之内,发生在通天河的虐童事件,简直就令人发指了。

这一次,观音没亲自动手,但他也脱不了干系,因为,这次的罪魁祸首,是他的宠物小金鱼。

情节大家都很熟,不啰嗦。

但有一点被很多看西游的人忽视的是:金鱼精在通天河肆虐九年,一年吃一对童男童女,算起来就是十八个。

吃小孩严格来说不能归为虐童,但我们可以想象他怎么吃的,书中虽没写,但他不会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囫囵吞下吧?

参考一下第三十回,黄袍怪在宝象国宫中怎么吃宫女的:

(黄袍怪)饮酒至二更时分,醉将上来,忍不住胡为,跳起身大笑一声,现了本相,陡发凶心,伸开簸箕大手,把一个弹琵琶的女子,抓将过来,扢咋的把头咬了一口……那怪物坐在上面,自斟自酌。喝一盏,扳过人来,血淋淋的啃上两口。

金鱼精在南海本来也是个爱学习的宠物,每天观音讲经时,它也会“浮头听经”,估计那些经有它还真有点洗脑作用,因为他刚到通天河时,也摆出为陈家庄人民服务的样子:“感应一方兴庙宇,威灵千里祐黎民。年年庄上施甘露,岁岁村中落庆云。”

但没多久,欲望终于战胜了佛经,就开始吃童男童女了,据受害家长哭诉:“这大王一年一次祭赛,要一个童男,一个童女,猪羊牲醴供献他。他一顿吃了,保我们风调雨顺;若不祭赛,就来降祸生灾”。

金鱼精后来有受到什么惩罚吗?有才怪,观音现身,把它收回篮里,就算是给陈家庄人民一个交待了。

不仅如此,已学会溜须拍马的孙猴子还对观音说:“菩萨,既然如此,且待片时,我等叫陈家庄众信人等,看看菩萨的金面:一则留恩,二来说此收怪之事,好教凡人信心供养。”

观音答应之后,陈家庄“一庄老幼男女,都向河边,也不顾泥水,都跪在里面,磕头礼拜”。

看到了没有,我家的宠物吃了你们家的孩子,我把宠物收回,你们还得对我感恩戴德。

上面两则虐童事件,再算上比丘国那1111个差点被当药引的小孩(后来虽然获救,但被装入鹅笼,当然也是一种虐童),都有共同的身份标识:红孩儿是草根妖怪的留守儿童,陈家庄人、比丘国民是屁民百姓,所以这些事就算传开,相信很多有天庭背景的神仙都会说,你弱你怪谁,这事不会落到我们头上的。

呵呵,那么我们就来看,一对神仙儿女的遭遇。

前面说过黄袍怪,其实是天上奎木狼为爱下凡,掳了他的前世情人——宝象国公主百花羞为妻,两人生活了十几年,生了一对金童玉女,住处有山有水,花香鸟语,生活有小妖侍候,也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,妥妥的算中产了。

所以,当奎木狼跑到宝象国认亲,被国王岳父好酒好菜好女招待,就着人头下酒吃得正爽时,绝对不会想到,虐童的厄运会降临他头上。

这情节太过血腥,实在无法洗地,86版《西游记》干脆删去。

但留在原著里的记载,愿意直面真相的吃瓜群众还是可以看到:当时唐僧被变老虎,八戒从花果山将孙猴子激将回来,猴子问明情况,为了把黄袍怪逼回山,竟想出一令人发指的计划,叫八戒和沙僧将这俩孩子带到金銮殿上空,“莫分好歹,把那孩子往那白玉阶前一掼”。

而八戒和沙僧居然也就听了,真的就将俩孩子“掼做个肉饼相似,鲜血迸流,骨骸粉碎”!

父亲是天上神仙,母亲是国王女儿,又怎样?只要西游大业需要,虐你算轻的,把你们摔成肉饼,你们父母还不是一声不吭,该回天的回天,该回国的回国,白玉阶前那模糊的血肉,很快就会被暴雨冲刷掉,一千年后的电视剧,都不敢为你们喊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