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经济洼地,人们很容易想到江西。因为在中东部省份中,江西依靠过去40年来不温不火的发展,稳稳地坐着全国第16位的交椅。只是,旁边的江浙沪闽粤早已进入较为发达地区,湖南湖北也能凭着武汉、长沙牛哄哄一阵,就是身边的安徽,也靠着3万亿当量的GDP,敢低看江西两眼。

但江西实际上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经济洼地。因为江西内部南昌等地,经济总量不能算太差,像新余等地的人均GDP更是惊人,可以直接秒杀浙西山强、苏北五虎、闽西豪强。但要是把视角从江西地图的东北角网上挪一挪,那么,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发展洼地就出现了,那就是古徽州文化圈。

徽州文化圈,辐射到今天安徽的黄山、宣城、池州,浙江的衢州、丽水、金华部分地区以及杭州西部三重镇(淳安、建德、桐庐,即老严州地区),江西的景德镇等地。今天去这些地方,你会发现三个典型特点:一个是白墙黛瓦的徽派建筑,一个是较为发达甚至闻名世界的手工业,一个就是较低的GDP和较高的人均GDP。

很多人把徽州文化圈等同于一块经济洼地,证据就在于较低的GDP,这些地方均在各省份垫底。从2017年已确认的数据和2018年已初步核算的数据,过去徽州的主体之一黄山市的GDP估摸在660亿。江西景德镇的经济总量难以超过900亿元;浙江的衢州和丽水强一些,在1400亿元上下;而杭州西部三镇,由淳安、建德、桐庐组成的老严州大概在1000亿元上下。

但是,这些地方的人均GDP和人均收入所显示的,并不像很多人以为是住在穷山恶水里的穷人家,而是超过全国平均水准,较大幅度领先江苏苏北地区、安徽大部分地区、江西南部地区、广东西北部地区和福建西部。所以,很多人去了这些地方,尤其是农村地区,会惊讶地发现,有的村落甚至和欧洲、日本、美国的富裕农村有的一拼:新式的小洋房,高档品牌的私家车以及优美的新农村环境。

事实上,在农业社会,徽州文化圈中的各地,农业生产能保证吃得好,毕竟人也不是太多,地还是够用的,山货用不完,手工业尤其发达,商业氛围浓厚,重视文教,人才也出的多。拿出来亮一亮,有黄山毛峰,衢州开化龙顶等经济作物,有景德镇瓷器、丽水青瓷、龙泉宝剑等高档用品,这些都是数一数二的好东西,卖的老贵了。这些好东西,在徽商组织下,顺着新安江、兰江、衢江等黄金水道而下,穿过杭宣古道、杭徽古道,卖到杭州、上海、苏州。

到了近代,因为河运的没落,铁路交通的落后,及至后来新安江水电站、富春江水电站的建设截断水运,以及徽州改名黄山等昏招的频出,徽州文化圈各地在后来的发展中逐渐落伍了,变成了众人口中的经济洼地。但是,较低的GDP依旧没有盖过该地区较高的人均收入。而随着杭黄高铁等铁路建设的加快,徽州文化圈必将引来发展的第二春。